中国可能秘密买入的两大资产是什么
财经投资
万博manbetx客户端3.0,uedbet地址
admin
2019-02-22 23:20

  上个月末,中国央行新一期资产负债表公布,由于央行资产负债表大部分是数据展示,普通投资者基本很难在这一张表上读出什么,除了一些专业做研究和分析的人员,估计大部分投资者都不会去看这张表,但这张表所反映的信息,其影响是巨大的,可能直接决定未来金融市场的诸多变化。

  上个月末,中国央行新一期资产负债表公布,由于央行资产负债表大部分是数据展示,普通投资者基本很难在这一张表上读出什么,除了一些专业做研究和分析的人员,估计大部分投资者都不会去看这张表,但这张表所反映的信息,其影响是巨大的,可能直接决定未来金融市场的诸多变化。

  此次反映2018年12月份的资产负债表,出现了非季节性扩张,主要来自“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和“其他资产”的增加。对其他存款行公司债权增加7400亿元;其他资产增加5800亿,为2002以来单月最高值。

  由于“其他资产”这一类央行很少披露其构成,一直比较神秘。那么问题来了,这个5800亿元的其他资产到底是什么?

  “其他资产”为什么不详细披露呢?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持有的资产较为敏感,担心引起市场情绪的波动;另一个是跟公布的资产负债表的要求有所冲突,刻意“加密”。

  在这里,我做一个大胆的推测,2018年12月央行负债表里面神秘增加的5800亿元“其他资产”,大概率是股票和黄金。

  央行买入股票有很多形式,但由于央行买股票这件事非常敏感,所以无法详细披露。而买入黄金可以说是全球诸多央行的惯例,去年全年全球央行总计增持了651.5吨黄金,同比飙升74%。这是自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之后,各国央行最大的年度净增持量。

  从黄金市场来看,在全球央行大量的增持面前,中国央行会无动于衷?但问题是,如果中国一次性公布大量增持黄金的数据,一样会引发市场恐慌,而且只要买入黄金,就必须符合资产负债表的透明性要求,得详细公布数据,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规定,所以“其他资产”里面的黄金,可能是以类似黄金现货仓单等形式存在。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推测呢?因为中国央行类似的操作2015年就出现过一次,这一次几乎是复制。

  2015年6月,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上,“其他资产”异常增加了2700亿,当时中国股市正处在大股灾当中,大家都在呼吁国家队救市。另一个重要的信息是,也正是2015年6月,中国央行的黄金储备突然增加了1943万盎司(约604吨),价值约合1500亿人民币,一时震惊全球。

  而这一次,央行“其他资产”数据异动,同样是股市大跌(去年12月上证指数一度跌破2500点),同样公布了央行增持黄金储备(去年12月中国央行时隔26个月再次买入黄金)。世界上可能没有这么巧的事情,每次“其他资产”的大规模异动,伴随着的是股市大跌,黄金储备突然增加。

  与2015年6月有所不同的是,这次新增的5800亿“其他资产”,是上次2700亿的两倍多;另外这次并没有公布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而是月度少量的增加。我想,原因很简单,这次买入的黄金的数量更大,且黄金并没有以实物的形式体现,所以并不能归类到真实黄金储备,基于稳定市场预期和特殊目的要求,并未公布总数。这比2015年6月一次性公布增持604吨要聪明得多,不至于给市场带来短期东动荡。

  如果按照2015年那次的购买比例来看,这次在5800亿“其他资产”里面,至少有2500亿购买了黄金,超过3000亿购买了股票,从股市走势来看,也正是去年12月份股市从极度悲观中触底反弹)。

  3000亿元的股票并不令人惊叹,而购入黄金的量着实不小,按照同期黄金价格,2500亿元至少可以购买1200吨的黄金。那么央行购买的1200吨黄金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1200吨黄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央行短时间内要购买1200吨黄金,市场不可能没有察觉。其实很简单,如果直接是向市场采购黄金,1200吨当然会引起巨大反响,而且必须要公布,但如果是直接持有黄金现货仓单,暂不交割的话,就不存在对市场的巨大影响。

  在上海黄金交易所的询价市场,2018年黄金成交量达到4.56万吨,比2017 年的2.29 万吨,增加了2.27 万吨,增幅高达99.1%;成交金额突破10 万亿大关,达到12.35 万亿元,同比增长96%。在这样一个市场,央行1200吨的买入量,可能算不了什么,也很难引起市场巨大的反响。

  其实在央行“其他资产”突然增加5800亿的数据公布后,各方都进行了解读,但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其实理解这个问题,并不能仅仅依靠条文式专业逻辑,也不需要给出诸多悬念。央行的所有操作,都离不开两个目的,收缩流动性或释放流动性,如果资产负债表扩张,就是释放流动性。按照这个主线亿资金的去向。

  去年12月,流传出一些信息,有人建议央行买入股票,这实际上不是空穴来风,我们可以理解为官方巧妙的征求市场意见。如果各方反映正常,或许央行是可以公布相关数据的,但各方用非常自负的方式,不仅反对央行购买股票,而且还指责,一旦购入股票,就是违规,央行也应该遵守法律。但问题是,中国股市当时就是需要流动性,整个市场也需要流动性,中国央行当时紧急全面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1.2万亿资金。这就是很好的例证。

  上海黄金交易所询价交易会员,几乎全部是国内银行,如果央行从黄金询价平台买入黄金,实际上就是直接给银行注资,给市场提供流动性。如果购买股票,就是直接给股市提供流动性,抑制市场悲观情绪,但这种做法确实是非常规做法,如果不是遇到2015年的股灾、2018年末的市场极度悲观情绪,央行也不会启动这种操作。

  其实央行利用购买股票和黄金的方式,直接向股市释放了超过3000亿的流动性,而向银行体系提供了超过2500亿的流动性,两个加起来,相当于央行降准0.05%。所以央行的这种操作不是结束,而是持续了新的操作方式。未来还会有更多类似的操作,通过向商业银行购买黄金等方式释放流动性,也可以通过向商业银行出售黄金的方式回收流动性,双向都可以实现。

  关于这一点,我在2016年的专栏文章里就已经做出过分析,其中明确提到,随着准备金率和利率的走低,中国目前在制定货币政策,以及调节短期流动性方面,工具使用已出现钝化,目前正在实施的各种流动性解决方案,包括比如SLO(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F(常设借贷便利)、PSL(抵押补充贷款)、MLF(中期借贷便利)等。

  央行“其他”资产未来可能将成为调节流动性的特殊工具,通过对这一数据的关注,可以察觉央行对当前经济和金融市场流动性的认知,以及反应,这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暗示。

  关于黄金,央行除了在国内金融市场的内部循环式操作,可能还通过其他金融机构之手,向国际市场购买。我们再来分析一下去年中国到底购买了多少黄金。

  根据中国黄金协会的数据,2018年中国黄金实际消费量1151.43吨,同比增长5.73%,连续六年保持全球第一。但同期中国自己的黄金产量只有401.12吨,同比下降5.87%,已经是连续两年下降。那么在1151吨的消费需求里面,中国去年到底进口了多少黄金?按照官方数据,去年进口原料产金达到112.78吨,同比增长23.47%。

  我个人不太理解这个进口数据,提出一个推测,因为在去年的四月份,路透社等报道,仅2018年的2月份,从香港和瑞士运往中国内地的黄金总量为156.4吨,2018年1-2月的黄金总进口量为249.5吨,而2017年同一时期该数据为119.5吨,较2017年增加了一倍多。

  此外,根据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2月从香港出口至中国内地的黄金有90.4吨,较2018年1月增长了75%,同比增长89%;与此同时,2018年2月从瑞士进口66吨黄金,较2018年1月增长了59%,同比增长近200%。

  我们可以做一个推测,按照中国去年黄金产量,以及再生金供给(占总供给15%左右),中国市场能够产生的供给极限是600吨,也就是说,按照1151吨的实际消费量来算,中国2018年至少进口黄金在550吨以上。

  我们更应该相信路透和海关的数据,如果去年前两个月,从瑞士和香港流入中国内地的黄金就高达249吨,全年的进口肯定就不止550吨,这里面有112吨作为市场可以搜集到的数据进入了市场,被消费掉了,但还有至少超过400吨的黄金,不知去向。很大的可能是变成了中国的官方储备,也许存放在某银行的金库,也许在财政部,还可能在央行的金库,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理解金融的核心,就是要搞懂那些制造金融的人,到底最在乎什么,他们在买入和抛出什么,具体在玩什么,怎么玩的,否则的话,你永远将处在金融的边缘,被边缘的跌宕起伏折腾得不亦乐乎,而旋风中央却静悄悄的被原动力推升得越来越高,边缘和中心之间的差距也就越来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