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报道新探】体育记者的主队情结
体育报道
万博manbetx客户端3.0,uedbet地址
admin
2019-02-09 14:02

  体育比赛精彩纷呈。体育记者可以从各个视角欣赏、报道比赛,由此引发的现象是:对同一比赛的新闻报道差异非常大,有时两家媒体的观点甚至完全对立。与其他类别的新闻、特别是政策性新闻相比,体育新闻报道差异性特别明显。这其中,体育记者自身的主观情感起了很大作用。正是主观情感的渗透,使得体育新闻内容呈现出多样化特点。在激烈的赛场,体育记者不仅仅要尽量客观报道比赛,作为观众他们也会将情感投入到其中去,特别当比赛中有自己偏爱的运动员或运动队时,所投入的情感就更加强烈。研究分析主队情结在体育新闻中的表现和影响,以及与新闻客观性的融合、排斥等问题,对我们进一步搞好体育报道是有帮助的。

  主队情结在国内外媒体对体育比赛的报道中广泛存在。其具体表现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切入角度。观点是新闻的灵魂,从何种角度切入决定了新闻的立场,体育新闻也不例外。记者的切入角度不同是主队情结最鲜明的体现。批判还是褒扬,赞同还是否定,在不同的观念支配下就会有不同的体育新闻处理手法。在中超联赛的新闻报道上,国内各地方媒体记者在报道争议性很强的内容时往往各执一说,失利方的所属媒体经常会归咎于裁判不公,而获胜方对此多模糊处理。

  2.新闻摄影。摄影是新闻报道的重要组成部分,照片能更直观地将新闻内容展现出来,给读者以更强烈的感受。摄影取材于客观环境,同时又可以通过摄影技巧来表达特定内容。在比赛中,摄影记者完全可以运用各种光影技术对比赛赋予主观色彩,对偏爱的一方刻意作高大化处理,从而使其形象更完美。面对激烈的赛场,体育记者不可能冷漠地、无动于衷地去对待,必然表现出强烈的爱憎态度,而相当多的成功新闻照片都饱含着记者的主队情结。新闻摄影必须用真实的形象反映客观现实,同时又要反映客观真实的情感来感染人,这要求记者要有高度洞察力来捕捉典型瞬间,并用强烈的爱憎情感把人们的喜怒哀乐表现出来。主队情结的存在使体育记者更自觉地将思想融入工作中,从而将体育竞赛以不同的美学形态展现出来,运动员出发时的紧张、拼搏时的汗珠、胜利时的欢笑、失败后的泪水都能让读者久久不忘。

  3.文字话语风格。新闻语言是主队情结深层次的体现,在主题和照片近似的前提下,文字话语风格决定了体育新闻的特色。文字所注入情感的程度、不同文学技法的运用可以让读者阅读到体育比赛多层次的内容。由于偏向性各异,不同的记者会写出不同语言风格的新闻。

  除消息外,体育新闻都不是单一的赛事描述,都要经过记者的加工后才能以完整、精美的形式成为优秀的作品,这和报告文学有很多相似之处。既然意识对存在的反作用无处不在,记者对体育新闻的主观参与也不可避免,而体育记者的主队情结在很多时候都能够起到积极的作用。

  体育报道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新闻。虽然体育比赛有时也会有戏剧化内容,但它远没有记者通过自主创作而形成的感染力强。只有经过记者对比赛的敏感选择、对事实的理性洞察、对过程的艺术构思、对叙述语言的精确锤炼、对人物形象的准确把握以及记者主观意识的激情介入等多种主观改造,才能造就有血有肉、声情并茂的好新闻,而这些都与体育记者的主队情结相联系。1997年中国足球队输给卡塔尔、十强赛出线基本无望后,《金州不相信眼泪》一文让所有读者唏嘘感叹不已,作者以球迷的视角将比赛前后的动人细节连缀成一篇佳作,感动了千万球迷。正是作者在对中国队寄予很大期望后遭遇失望,悲愤情感不可遏抑,才能有如此动人的作品。相反,如果完全站在旁观立场,冷冰冰看比赛,机械地用“时间、地点、人物”等要素写比赛,没有主观能动的参与,作品肯定没有生命力,难以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由于对自已喜爱的运动员和队伍有偏向性,体育记者会不自觉将这种情绪带到新闻中去:若主队胜利就尽情赞美,若失败则予以鼓励。这种偏向性在足球比赛中特别明显,几乎所有足球记者都有其喜爱的球队,在报道相关新闻时都会在新闻中留下印记。在赛场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面:当主队进球时,体育记者会和球迷一样在球门后欢呼雀跃。从记者的稿件中,经常可以看出其对某个球队和球员的偏爱,这种主观爱好如果尺度掌握适当会让新闻增色不少。由于体育比赛的欣赏角度多样,而且所包涵的政治、政策内容相对较少,更多时候是作为休闲娱乐内容出现,使得记者的主队情结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必须注意的是,体育新闻与其它新闻一样,最重要的还是真实性。记者的主队情结必须在真实性原则框架内,如果违背这一原则,就会有失公允,就会偏离新闻事实。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兴奋剂和裁判问题一直受到关注。笔者浏览奥运会期间美国媒体的报道后发现,他们对受到极大争议的体操选手保罗·哈姆(因受裁判照顾而夺金)也是一片赞扬,而对此的疑问多来自路透社、法新社等境外媒体。但是,当俄罗斯等国的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时,美国媒体则对此抱以冷嘲热讽。类似的例子在我们身边也多次出现,由于社会历史原因,中国和日本间的体育比赛总被蒙上特殊外衣。2003年女排世锦赛,日本转播方竟然在比赛结束后没有给获胜的中国女排一个镜头,画面里全是日本队员的沮丧表情,这一很不大度的做法遭到了广泛非议。2004年7月份的亚洲杯足球赛决赛,国内媒体和很多境外媒体都提到了日本队员的手球进球,但日本媒体要么刻意回避该争议,要么认为那根本就不是手球。显然,在如此“主队情结”下做出带有极强偏见的体育新闻是不可取的。

  不可否认,记者所属媒体的“主队情结”趋向会对体育新闻产生影响,而这种趋向也会让记者自觉不自觉地这样选择:对本地(本国)运动员和运动队不仅报道分量加大,情感上也会偏向他们。出于市场考虑,这样做符合读者心理,对媒体发展起到一定作用,但如果偏向性太强(报喜不报忧、吹捧、遮丑等等)势必影响新闻真实性。像前面提到的日本媒体那种做法显然有失公允,只从本位主义出发,不顾广大受众的利益,对媒体声誉和长远发展害处多多。

  伴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体育新闻传媒的长足发展,体育新闻对国内外体育赛事的关注程度和欣赏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要适应这一新的变化,搞好体育报道,就要在客观报道和主队情结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在坚持新闻客观性的前提下,将记者的主队情结变成创作激情,是体育记者在工作中需要注意的重要环节。

  以纯旁观视角写出来的新闻固然客观性强,但无法引起读者共鸣。体育记者要做出富有感染力的新闻,应适当释放主队情结,拉近自己与赛场的距离,创造出生动的新闻稿件。当然,这一切都要以事实为基础。目前国内虚假体育新闻屡见不鲜,小题大做、故弄玄虚等陋习也频频出现,这些现象在网络媒体上尤为明显。这些都与真实性原则相悖,记者的主队情结当然不该以这种形式参与到新闻中去。过犹不及,用真实情感反映客观事实才是我们所需要的。